欧宝电竞:正式推出:46万张床位的巨型医疗集团来
汽车
欧宝电竞 -腾讯游戏
欧宝电竞
2022-09-06 12:02

欧宝电竞在过去20年的国企医院改制潮中,通用技术集团不一定是最大的赢家,但一定是体型最大的一家——在2月底合并了宝石花之后,它已经成为了一家拥有4.6万张床位的巨型医疗集团。

如果用电商领域类比的话,大致相当于拼多多和京东合并了,最后的体量超过了阿里巴巴:

在2021年艾力彼社会办医·医院集团排行榜中,拥有1.2万张床位的宝石花医疗集团排名第四;而通用在去年底已经拥有3.2万张床位。

欧宝电竞这两家受惠于国企医院改制的玩家,在改制大限来临之际,走上了命运的交叉路口。

随之而来的问题是,做大后就一定能做强吗?把小舢板绑在一起能成为航空母舰吗?宝石花医疗集团此前面临的困境,也将摆在通用面前。

欧宝电竞:正式推出:46万张床位的巨型医疗集团来了揭秘通用收购宝石花

欧宝电竞“短命”的合作

并非事发突然,据知情人士透露,早在2020年上半年,宝石花医疗集团就在寻找买家。

这有些不同寻常,宝石花成立于2017年,是国企医院改制的明星项目。彼时,中石油筹集社会资本设立了海峡能源产业基金,海峡能源产业基金又通过整合中石油旗下100多家医疗机构成立了宝石花医疗集团。

欧宝电竞为了完成这100多家央企所属的医疗机构的剥离和重整,基金的注册资本高达100亿,主要的LP是招商财富、兴业财富、申万宏源和厦门金圆投资公司中国石油中心医院,他们作为出资方并不参与公司管理,追求的是财务回报。

宝石花的实际运营管理者仍然是中石油、宝石花的管理层以及高能天汇创业投资有限公司。

据《中国石油报》报道,宝石花给第一批完成改制的七家石油系医院“共同出资约30亿元”,未来医院的发展有了资金、技术、资源和组织保障。

欧宝电竞宝石花医疗的一位内部人士回忆,当时的管理层一度雄心勃勃,还盘算着能收购另一家大型的医疗集团,甚至上市。

但短短三年,风云突变,这个曾经的改制明星就开始另觅买家。

一方面,整个综合医院类的交易和上市跌入低谷,眼看上市无望,基金的几个出资方——急于退出收回成本。

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,此前约定的“减亏和供应链集采也完成得不是太好。”

另一方面,中石油仍然是海峡能源产业基金和宝石花最重要的控制人之一,当时宝石花医疗集团董事长汪世宏同时兼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助理,中石油也有退出的动力:国资委仍在推进持续近20年的“主辅分离”——大型央企陆续退出非主营业务——的改制任务,而医疗显然不是中石油的主要业务。

一位曾有意参与宝石花收购的基金的负责人告诉八点健闻,他从开始就没有机会,因为中石油主要和三家具有央企背景的医疗集团谈——华润、国药和通用。

据他了解,华润大概在2020年下半年就退出了竞争,国药和通用pk了几轮,最后胜出的是通用。

实际上,2021年上半年中石油和通用就已经签订框架协议,但因为收购价格没有谈拢,“磨了快一年”。

另一位了解并购内幕的消息人士告诉八点健闻,最后的收购金额和海峡能源产业基金的注册资金相差不多。

作为回报,通用接过了海峡能源产业基金几个主要出资方的份额,也取代了中石油,成为宝石花的实际控制方。

“永不凋零的花”

宝石花是中国中石油的标志,被誉为永不凋谢的花朵。

和后来负债百亿并易主的北大医疗一样,刚成立之时,宝石花医疗集团的成立也算得上万众瞩目。

宝石花诞生的2017年,是中国医院并购大潮最为疯狂的一年——国务院联合五部委发文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医疗行业后,掀起了一波医院收购狂潮,在一级市场上,无论优劣,只要是医院资产,都被会被几倍溢价收购;在二级市场上,不少医院概念股都曾在一年内市值直接翻几倍。

与此同时,也是国企医院改制大限第一次来临的前一年——按照规定,2018年12月31日中国石油中心医院,诞生于特殊历史时期的几千家企业附属医院,需要在此之前通过关闭撤销、划入公立医院体系、接受社会资本改制重组、在以医疗为主业的国有平台上整合等四条路剥离原来的国企体系。

在此背景之下,宝石花应运而生。

通过对中石油旗下医院的注资、改制和重组,宝石花医疗集团拥有各级各类医疗机构156家,其中三级医院7家、二级医院18家,一级医院25家,基层社区医疗卫生服务机构103家,管理床位近1.2万张。

无论是上市,还是高价卖出,当时的管理层信心满满。毕竟在那几年里,相同主业的华润医疗市值一度高达300亿,那些收购了一些民营医院的的“伪医院概念股”如恒康医疗、益佰制药、宜华健康市值也都高达两三百亿。

后来被证明,2017年是综合类医院股最后的辉煌,医疗本就是一个慢生意,综合类医院又在2018年开始受到医保控费的影响,无法满足资本市场过高的期待——华润医疗和益佰制药今天的市值已经降至50亿港元上下;宜华健康更是跌至30亿市值下方;恒康一度债台高筑被ST,为避免破产引入新里程作为重整投资人。

实际上, 对于宝石花而言,隐患当时已经埋下。宝石花的医院以石油系为主,此前也有少数效益较好的医院,但多数亏损的医疗机构主要依靠当地的石油公司输血。

据新京报消息,宝石花医疗集团发布2019年业绩显示,2019年集团实现汇总收入81.4亿元,净利润亏损6.1亿元,同比减亏4.7亿元。其中,集团主营业务——旗下医院营业收入达到71.5亿元,同比增长18%以上;亏损6亿元中国石油中心医院,同比上年减亏4.8亿元。

也就是说2018年旗下的医院营收亏损10.8亿元,2019年亏损6亿元。

2020至今又受到疫情的影响,医院营收并不景气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专家也表示,主要是经营不善,经营跟不上就亏损,“医院集团的发展不是说你把医院绑在一起就行了。”

实际上,对于宝石花而言,“绑在一起的医疗集团并不好管理”。

以中国石油中心医院为例中国石油中心医院,此前医院的主办方管道局以医疗设备、流动资产、无形资产等出资,占股38%;宝石花医疗以现金出资,占股62%。宝石花旗下的医院大多遵循这个模式,宝石花占股65%-85%,医院原有的石油系主办单位仍保留小部分股份。

一位了解宝石花内部问题的消息人士透露,中石油医院的薪水不错,比照中石油系统的待遇,但医院的利润和中石油的利润没法比,宝石花要进行绩效管理,非常困难。

虽然股权上宝石花占据主导地位,但据多位了解宝石花集团的,宝石花对旗下医院的控制力并不强, 供应链改革进展也不好。

4.6万张床位的“巨轮”,将驶向何处?

通用技术收购宝石花医疗交割完成后,通用技术将拥有医院330家,管理床位数约4.6万张,职工5万。

2020年7月,通用接手了国家电网全资子公司国中康健50%的股份,后者资产总额71亿元,拥有9家医疗机构,聚焦养老产业。

2021年2月,通用又将航天医疗健康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纳入麾下。

至此通用技术集团的医疗版图中有国家电网、航空航天与中石化为背景的国企医院。

“通用和宝石花的交易不完全是市场化的交易,更多的是作为大型央企的站位问题”,一位多年来从事医院并购的投资人如是点评。

实际上,一番轰轰烈烈的医疗淘金热后,大型综合医院的交易开始遇冷。

整个2020年境内医院的并购金额只有119亿,比2019年降低了44%。大型综合性医院的交易更是跌至冰点,除了为完成国企医院任务而进行的并购案外,资本市场鲜有综合医院并购的案例。

上文提到的2018年12月31日国企改制大限到来之际,仍然有不少国企医院没能如期完成。于是国资委给了三年宽限期,又指定了华润集团、国药集团、通用集团、中国诚通、中国国投、中国国新六大平台托底,国企医院的改制才开始加速。

到2021年底,国资委通报,并点名表扬了国药、华润和通用作为以医疗健康为主业的中央企业积极参与重组并购。

其中,华润医疗的床位数也从1.5万迅速上涨到2.7万张,但市值确实一路下跌,只有高峰时期的四分之一。

“现在再提有多少张床已经没意义了,有多少利润这个才是有意义的。”庄一强认为,“做大后能做强吗?那不一定。把小舢板一块块绑在一起,很难成为航空母舰。如果不能进行科学的投后管理,将来还是要出问题的。”

从宝石花现有结构来看,基层社区医疗卫生服务机构103家,占总体医疗机构的66%。在已有倒金字塔型的医疗体系下,不论公办还是民营,盘活县域资源都是难题。

庄一强分析,宝石花旗下有一些位于大城市的龙头医院,在当地竞争比较强,能够自负盈亏,也略有盈余。但绝大多数医院以服务油田矿工为主,地理位置偏远,在滩涂、山沟等地区,除了工人与家属外没有其他患者中国石油中心医院,此前能靠企业接济,剥离后很难存活。

此前付出惨重代价的投资机构,无不栽倒在“东西南北中都去,资源很难协同,管理半径太大,投后却无法跟上”的窘境里。

在庄一强看来,想要盘活如此大体量的医疗集团,避免成为第二个宝石花,通用必须要随时准备关停并转某些不太合格的医院,从绩效、学科发展、竞争力等排名,按照市场需求实行末位淘汰制。

但考虑到通用作为央企的社会责任,其实很难进行大刀阔斧的整合与改革。

此外,并购医院后的实际控制权(人事任免、产权归属等),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并购的成效。八点健闻了解到,此前也有买家因治理和市场化问题,终止了与宝石花的谈判。

4.6万张床位的医疗巨轮驶向何处,从某种意义上说,既是通用要解决的问题,也是数千家国企医院改制后要面临的共同的问题。

史晨瑾、罗春昊|撰稿

徐卓君、李琳|编辑

欧宝电竞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“八点健闻”(ID:HealthInsight)